投資哲學

讓比特幣成為你的黑天鵝

讓比特幣成為你的黑天鵝

2017年1月1日,比特幣的價格是1000美元。到2017年12月31日,漲到了13000美元。也就是在短短一年的時間內漲到13倍。而比特幣所衍生出的加密貨幣市場也不斷出現驚人漲幅。有人認為,這是個一生一次的致富機會,也有人認為,一個沒有政府背書的貨幣,不應具有價值,只是因為貪婪而產生的虛幻泡沫,千萬不要碰。

從科技的角度看,比特幣的確有不可思議的潛力,但投機者總會在短期內湧入,市值隨時可能像2000年的科技股泡沫一樣破滅,要經過很長的時間才會回復。

加密貨幣市場的波動是如此劇烈,完全不是傳統股匯市場可以比擬。價格可能一夕之間上漲十倍,也可能變得一文不值。很少人能在這種波動中保持冷靜。人類天性會隨著周遭的人情緒起舞,要不是狂熱地相信價格只漲不跌,就是因為成見而忽視近在眼前的機會。

我們很難把眼光拉長遠,去想像一個機率不大,但影響力極大的可能性。

「如果,比特幣真的是金錢未來的形式呢?」
「如果,區塊鏈真的成為下一代的網際網路呢?」

想像有一個人,從未來搭時光機回到現在。他告訴我們,十年後,加密貨幣想打造的未來實現了。未來的每個人都擁有加密貨幣,區塊鏈成為下一個網際網路的基礎。各種形式的加密貨幣就像資訊流一樣,在人們上網時涓流而過,非常好用,安全,幾乎感覺不到這些貨幣的存在。現在的我們聽到這些必定難以置信,但到了那時後,卻又覺得理所當然。

這讓我開始思考,為什麼比特幣(可能)是一個黑天鵝事件。以及應該怎麼從中獲利。

在這篇文章裡,我會告訴為什麼你不需要理會新聞媒體對比特幣的預測,以及為什麼比特幣的潛力可能比你想像的要大。

首先,你的疑問可能是,到底什麼是黑天鵝事件呢?

黑天鵝事件

十七世紀以前的歐洲人,相信天鵝都是白色的。當時看到的每一隻天鵝都是白色的,沒有人會懷疑這一點。直到有天,探險家在澳大利亞發現了黑色的天鵝。一夕之間,這個天鵝永遠是白色的世界就被打破了。

只要一隻黑天鵝,就可以讓過去一千隻白天鵝歸納出的結論失效。換句話說,不管我們對這個世界有多長遠的觀察,我們累積出的模型和預測,都有可能被意想不到的事件推翻。

這就是所謂的黑天鵝事件。那些會傷害我們的、或是影響極大的事件,總是意想不到,極少發生,或是從未發生過。

納西姆塔雷伯(Nassim Taleb)在他的書《黑天鵝效應》裡,首次提出了這個概念。他認為歷史上所有重要的事件都是黑天鵝事件。我們花時間預測的事往往不會有什麼重大影響,而我們預料之外的事才會重大到足以被寫到史書中。很遺憾,歷史不是用爬的,而是用跳的。長遠來看,那些我們預料不到的事其實比較重要。

這給了我們一個重要的世界觀:所有重大事件都是黑天鵝。

塔雷伯對黑天鵝事件的定義有三個特質:難以預測、影響極大、事後可以解釋。

像2008年的金融海嘯就是一個黑天鵝事件。這件事難以預測,因為如果人們有預測到,就不會讓它發生。這件事也影響力極大,次級房貸公司紛紛違約引發的骨牌效應,竟變成全球經濟大衰退。最後,這類事件總是事後可以解釋。不管發生的當下人們有多震驚,現在總是可以侃侃而談整個金融海嘯的前因後果,好像我們已經學會了怎麼預防這類事件。(也許我們可以預防一模一樣的事件,但卻學不會對下一個黑天鵝事件保持戒慎恐懼。)

近年來,「黑天鵝」這個名詞也成為財經新聞中很常見,甚至濫用的詞彙。遠遠脫離了本來專指「難以預測的重大事件」的定義。

我們所看到財經新聞中的『黑天鵝』,往往是某個已知的壞事。比如『畏懼川普黑天鵝,美股大跌』、『專家指出,今年還有三隻黑天鵝』這類標題。真正的黑天鵝不會有時間表,而且,不是只有壞事才是黑天鵝。

像Google公司的崛起就是一個正面的黑天鵝事件。當初幾乎沒有人預想得到Google會這麼成功。搜尋引擎幾乎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方式,而Google也成為全世界市值最高的人工智慧公司。

事實上,所有重要科技發明、革命性的商品、指數成長的企業,這些東西的出現都是無法預測的。(如果你可以預測未來的某個發明,你就已經發明了。如果舊有產業能夠預測自己將被某個產品顛覆,它就不會被顛覆。)只要造成的影響夠大,科技發展就是黑天鵝。

如果黑天鵝的本質就是不可能預料,那我們能做什麼準備?

塔雷伯在他的經典著作《黑天鵝效應》和《反脆弱》中,再再強調人們因為過度依賴預測,曝露在風險中而不自知。實務上,我們可以透過分散投資,增加冗余,減少最佳化等方式,減少負面黑天鵝事件發生時帶來的傷害。承認自己預測不到,對預測以外的事件作出準備,就可以保護自己。

但我想談的是,怎麼增加自己曝露在正面黑天鵝事件中的機會。

令你大吃一驚的事件,不一定會令我驚訝。對他人預測不到的事件預作準備,就可能在黑天鵝出現時獲利。其實我們對未來並不是毫無想像,我們可以預想到什麼事會發生,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,用什麼形式發生。

有什麼你覺得很重要,但其他人不知道的事實

傳奇投資人彼得提爾(Peter Thiel)在他的書《從0到1》裡提到,他喜歡在面試時問對方一個問題:「有什麼是你和其他人有不同看法,但你覺得很重要的事實?」

仔細想想,投資的本質似乎就是如此。有什麼是別人不知道,你卻覺得很重要的事實呢?如果你比別人預先看出某個事實,當事情發生(你也沒料到是這個時間)的那一天,其他人大吃一驚,你卻不會驚訝。對每個人來說都是黑天鵝事件,但對你來說不是。你因為作好準備,不會受到傷害,甚至在事件發生時得到難以估計的利益。

我很喜歡《大賣空》這部電影,描述2008次貸風暴時,有一群人如何預測到脆弱的金融系統即將崩潰,與之對賭,然後金融海嘯真的來臨。

Google的崛起也是一樣。如果你在2004就買入Google的股票,並且能夠預見Google在指數成長的網路科技中領先,隨著人們使用網際網路、手機。Google成為數據科學與人工智慧的最大贏家之一。

如果你可以預見這些事的發生,然後預先做好投資,就可以在事情發生的時候得到不可思議的回報。

但這都是在冒險。就算你知道脆弱的體系終將崩潰,優秀的科技必然會散播開來;卻無法預測金融體系什麼時候會崩潰,或是這個科技用什麼方式散播。我們等待的事可能永遠等不到。承認自己無法預測,接受這個想像不會在預測的時間內實現,卻又願意投資,就必須對未來有很強烈的看法。這就是有意識的冒險。

相反的是,大多數的人不喜歡冒險。卻又太過依賴預測,因為無知而曝露在巨大的風險中,渾然不知自己正在冒險。這不是有意識的冒險。

彼得提爾認為,創業家最重要的是對未來有所想像,而不是戒慎恐懼地拼命避險。如果對未來毫無想像,就會陷入和對手的競爭陷阱,不如不要創業。投資也是一樣,在大多時候,你應該儘可能地不冒險,少數時候,投入你願意冒險的事物。

正確的冒險方式,是要控制曝險的比例,以及對未來有與眾不同的想像。換言之,你必須對未來有所想像,才能去冒險。

指數成長的科技

對未來最好的想像之一,就是理解,什麼是指數成長的科技。

我們的腦袋天生很難理解微小機率的事件,傾向把這些事件當作離群值去掉,好獲得一個簡化的模型。這會帶來一種預測的錯覺,認為預測以外的事都不可能發生。所以黑天鵝事件才讓我們措手不及。我們的大腦就是如此不擅長理解機率。

同樣的,另一個我們不擅長理解的,就是指數成長的威力。人腦是由演化而來,基因發生演化需要幾萬年的時間,根本跟不上人類社會與科技的發展。所以我們和古帶部落的人類有著同樣的思維模式。遠古時代的生活並沒有複雜的互動,所以大腦習慣做線性預測。如果一個人可以採一個果實,很容易可以預測一百個人可以採一百個,而不會是一萬個。

但現代網路科技讓每個人都高度連結,交互變得非常複雜。一百個人之間的互動產生的數據,不是一個人產生數據的一百倍,卻可能是一萬倍。數據會隨著使用者的增加呈指數成長,不是線性成長。因為我們是用機器打造機器,用軟體撰寫軟體,新的企業組織變得更開放,可以說科技在所有面向都是加速成長的。

人腦很不習慣理解指數成長。指數數列在初期並沒有什麼威脅性。想像現在有一個新的科技網路,每增加一個使用者,這個網路的價值就倍增,那這個數列會像是1, 2, 4, 8,……,也就是指數成長。另外,增加使用者需要的成本是線性的,每增加一個使用者,成本就會增加100,那成本的數列會像是100, 200, 300, 400,……,這是線性成長。在一開始,指數成長看起來甚至比線性成長要慢。但到了後期,指數成長會輕易勝出。

企業家彼得戴亞曼迪斯(Peter Diamandis)寫了兩本書,《富足》與《膽大無畏》,就是探討指數成長科技會帶來什麼樣的機會與影響。他把指數科技的初期稱為「欺騙期」。雖然指數成長在初期看起來非常小,但只要倍增20次,就會成長到超過一百萬的驚人數字,遠遠不是線性成長跟得上的。一個科技一旦進到「破壞期」,新科技會開始破壞既有市場。

在其他人眼中,這個新科技彷彿憑空冒出,開始顛覆一切。就像是一個黑天鵝事件。

當你對指數成長的科技有所想像,當未來這個科技真的打入大眾市場,你不會像其他人那樣驚訝,因為你的洞見讓你猜到了下一個黑天鵝事件。

如果比特幣是一個黑天鵝事件

當我說比特幣(可能)是一個黑天鵝事件。我說的是當五年後,或十年後(沒人知道多久)回顧起比特幣,就像是現在我們看Google一樣,成為每個人都在用的工具,規模大到不能倒。比特幣將不是一般的科技產物,而是影響重大到足以成為歷史上的重要事件,成為改變人類生活的發明之一。

還記得嗎?黑天鵝事件有三個特質:難以預測、影響極大、事後可以解釋。

如果比特幣是一個黑天鵝事件,就意味著它也符合這三個特徵。就像Google一樣,黑天鵝事件可能需要很長時間醞釀。沒有人能預料到它哪一天會突然竄起,打進大眾市場。當那天來臨時,比特幣的規模有機會比現在大上百倍千倍。而來臨的方式絕不會是平緩上升,而是突然跳上去,雖然事後看來都像是有跡可循。

然而大部分的人對比特幣的期待都恰恰相反,硬要去做各種預測,看不到背後的潛力。

許多人對科技本身並沒有足夠的理解與想像。他們只是被比特幣飆漲的價格吸引,所以極度依賴對價格的種種預測。他們會喊著今年漲到多少,明年上看多少。在市場上漲時覺得自己神準,在市場下跌的時候尋找理由。事實上,如果科技的本質沒有改變,短期價格起伏一點都不重要。我們只能預測這個科技會崛起,卻不知道是哪一天。也許要等一年,也許十年,也許一輩子都等不到。如果預測不了時間,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投入太多。大多數人犯的錯誤就是貿然投入太多。投入越多,你就越需要價錢在預測的時間內上漲,這是非常痛苦的。

不依賴預測的聰明做法,就是只投入你能損失的錢。不是因為你預期它真的損失,你只是不去預測「什麼時候」上漲。

另外有些人對比特幣有既定的成見。他們不願意接觸,認為這只是一場騙局。但隨著今年科技金融的快速發展,區塊鏈這個詞彙已漸漸被一般人所知,已經很少人會否認比特幣背後的科技潛力。雖然理智上認同其潛力,一看到比特幣瘋狂上漲的歷史線圖後,就會產生一個疑慮:「漲了這麼多,我是不是已經錯過了?」但如果從黑天鵝事件的觀點來看,一旦比特幣真的成為歷史上的一個重大事件,那現在離那個規模還非常遙遠。今年是2018年,大多數的人都已經聽過比特幣,但真正擁有比特幣的人只有不到1%。從需求面來看,全世界對貨幣科技的需求超過百兆美元。這個空間是目前主流加密貨幣市值的近千倍。很多人忽略了一個巨大事件的影響力,只要一點點的投資,就可能得到不成比例的獲利。

想想這個可能性:今年,比特幣等加密貨幣這個科技還處於非常早期,仍有上千倍的成長空間。你還沒有錯過

結語

投資比特幣的正確心態,是把它當作一個沒有時間表的黑天鵝事件。因為害怕錯過,而投入所有身家(甚至借錢)是很愚蠢的;但自認已經錯過,而過度忽視也很愚蠢。

你必須花時間認識這個新科技,才能對未來有所想像,並小心地限制投資的金額,只投入你可以損失的數字。投資金額必須小到,不管市場怎麼下跌,不管你的預測如何失準,晚上都還能安心睡覺。一旦想像的未來實現,你也非常安心,因為你早就參與了這個潛力無窮的市場。

如果你的目標,是未來的某一天,這個投資能夠上漲100倍或更多。那麼,你就不必在乎它明天是上漲2倍,還是下跌50%。

這也是為什麼可以完全不理會新聞說什麼,不去做短線的買進賣出。新聞會告訴你為什麼上漲和為什麼下跌,但長期來看,這些理由一點也不重要。短線的進出雖然可能讓你小賺一筆(其實很難),但更可能,你會因此錯過黑天鵝。

研究,投資,然後就去過你的生活吧。黑天鵝只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候出現,讓自己安心是長期投資的唯一守則。

Written by - - 774 Views

No Comment

Please Post Your Comments & Reviews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